<source id="ipwvj"></source>
  1. <u id="ipwvj"><sub id="ipwvj"></sub></u>
    <i id="ipwvj"><bdo id="ipwvj"></bdo></i>

    湖北党史>记忆拾贝

    父亲身上有儒家风范

    2021/03/16

    叶向真(口述) 余晓春(采写)

      叶剑英二女儿叶向真是电影导演,1981年她拍的曹禺名著《原野》在威尼斯电影节获奖,接着又拍了《风吹唢呐声》,被黄永玉评价为“真正沈从文的风格”的影片。

      年逾七旬的叶向真仍然干练、高雅,和母亲守着父亲住了三十余年的宅子,致力于推广儒家传统文化。

      毛泽东对叶剑英有两句评价:“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叶向真说,父亲能“吕端大事不糊涂”,正是因为他把自己的人生定位在“为人民”。

      叶向真回忆,1954年的时候,我们家得到了一张我祖母的照片,父亲得到这张照片以后,就在照片下面题了几个字:为人民的中国而欢心,为人民的儿子而微笑。这是父亲对自己的人生定位,把自己定位在“为人民”。

      父亲的一生中确实履行了这个志愿,他在面对每一个人生抉择和选择的时候,把什么是人民的利益,什么是人民的需要,什么是民族的大业,什么是对国家、对自己的民族最有利的事情放在了第一位。他在面对一生中几次重大的抉择,选择自己人生道路的时候,是遵循这个定位的。

      叶剑英的“帅府家风”是什么?他是怎样教育子女后代的?新华社高级记者肖伟俐在《帅府家风》一书中写道:叶帅在家里比较民主,包括子女学业的选择、婚姻的选择,他都似乎比较“放任”。

      谈到“放任”二字,叶向真另有解释:父亲在家里很民主,但决不是放任。他很尊重别人。父亲相信真正尊重他人,才会让他人透露自己的心声。如果以家长的命令式对待子女,就没办法了解孩子的心声,孩子有什么话也不愿意跟父母说了。父亲的教育方法有这个特点,充分地尊重孩子的想法,然后加以引导。父亲曾说,真正要想教育好孩子就必须了解孩子、关心孩子、引导孩子。

      在叶向真的记忆里,一生戎马的父亲,精通琴棋书画,不光喜欢写诗、跳舞、钓鱼、游泳,也有雅兴弄园艺。父女俩曾在院子里修剪白玉兰,种过苹果、梨、桃子、柿子、核桃。

      有一回,叶向真在院子里拾了一片枫叶给父亲,父亲第二天便写下了“翠柏围深院,红枫傍小楼”的诗句。父亲希望我能学园艺,做对国家“有直接贡献”的人。但当他得知我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还是尊重了我的选择。

      叶向真是电影导演,但她为什么没拍过一部反映自己父亲革命生涯的影片呢?说到这个问题,叶向真说,我就是拍不了父亲的影片。过去很多人说你是一个电影导演,你应该最有权力和最有资格拍摄叶帅的专题片、纪录片、故事片。后来我说,我拍不了。

      叶向真说,她在父亲身边那么长的时间,感觉到父亲是一个非常谦卑的人。在很多大的场合,他不出声,没有什么特别的手势,没有什么特别的警示名言,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没有那种让别人一看倒吸一口凉气而觉得这个人了不得的情况,找不出他的特征,所以拍不了。

      叶向真认为,这是父亲身上有的儒家风范和受这种教育所留下来的一种态度和品格,所以人家称他“儒帅”。现在想起来,我拍不了父亲的影片,可能是我对儒学文化研究的根底还没有达到父亲理解的境界。

      (来源:《武汉文史资料》2017年第7/8期)

    ?

    Copyright @2014-2018 www.xk15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

    日本黄色视频,免费国产黄网在线视频,很黄很刺激的免费视频,japanesevideos高清在线 网站地图